-WENNIAN-

我说我对你的思念是星星、风雨和月亮。

【魏白山花】与君曲(序+壹)

■民国AU。
青月老板魏x共党戏子白。
切勿上升。


序、

解忧酒馆立于偏僻城郊,未经修剪的古槐树枝桠茂密生长投下一帘巨大的影子。正值残阳如血的炙热黄昏,火燎云自天际滚滚翻腾而来,将酒馆大字烧的赤红。

唯一开始泛凉的细风也耐不过三伏天的燥热,沾着几缕香醇的酒气,又灼人又黏膩。

白敬亭就在这样的时候,推开了解忧酒馆的大门。

霎时冷风扑面。浓郁的酒香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窜入鼻息,裹挟一种沁人心脾的花朵味,叫人摸不清门道。

酒馆虽大,却只有一人。那人正倚着墙面阖眸假寐,直至听见脚步声愈发近了,才象征性的睁开了眼睛,勾起一个慵懒的笑容。

白敬亭来前早对这间酒馆有所耳闻,相传馆主性格怪异,思想古旧,缎面长衫加身,活得像个活化石。就穿着来说,确实与面前人相似。他平了平呼吸,弯眸子扮出一副虚心模样,才敢与那人攀谈。

“按传言看,您应该就是馆主。我这一个月持续做梦,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知您可否替我解解惑?”

馆主却只是淡淡的瞥了眼,走到调酒台前摆弄东西去了。半晌儿才答应那席话,三个瓷白的碗端上桌子,酒水盛至恰到好处的位置,不多也不少,看不出丝毫偏差。

“饮酒三碗方可解心头之惑,无论你想问我什么,先饮酒是这里的规矩。”

白敬亭眨眨眼睛,不说话了。

他平日虽也同兄弟去喝啤的,但也受不的这般烈性,才一碗过半便开始头晕眼花,酒劲上了头。

待两碗过半,意识开始偏离清明,白敬亭挣扎的拍了拍脑袋,终是败下阵来,连第三碗的碗面都没碰上,倒头就睡。

殊不知馆主眸间终于泛起的柔情此时毫无保留的落在他的脸上,一览无余。

壹、

今日私塾授课结束的略早,白敬亭收起桌上的文书,拢起袖子走至海棠树下咿咿呀呀的练嗓子。

白家本是戏班子出身,祖辈父辈皆是北平唱戏的名角。祖传京戏流传至他这一辈,家中兄长多多少少都登台唱过几出,唯独他没有。许是父亲觉得他年纪过轻还想再留家中塑造几时,从未应允他登台的请求,反倒让他去做了什么教书先生,每每授课结束都得回院子里继续照常练功。

他今日也是如此。只不过看海棠花开的正好,留此地唱了一嗓子。

青月打烊已有一段时辰。

魏大勋迈着不大的步子入私塾的时候,春雨落的淅淅沥沥。只是走在冗长长廊,便远远听得那一段霸王别姬。

他本就是戏痴,尽管此刻只有一人唱虞姬,他也甘愿站原地合眸细品。

待最后的尾音也在空气中弥散殆尽,水珠夹着海棠花瓣厚厚的压上白敬亭清瘦的肩膀,雨势倒是小到几近没了。

魏大勋这才睁开眸子,欲随记忆寻找此人。说巧不巧,在转角便与戏子撞了个正着,一下愣在原地。

那人身着雪白缎面长衫,手持书卷,金边镜框搭在高挺的鼻梁上,眸间闪烁温润清亮的光,还掺着一种难以描述的书卷味。

光看那干净而纯粹的眼睛,魏大勋怎么也无法把面前的人跟戏子联系起来。他先前所见过的名角,眸间如此澄澈已少之又少。那个时代,戏子本就沦为九流的取乐之人,演了太多别人的喜怒哀乐,受了太多现实所迫,心底染了别的东西,眼里的透彻自然而然就渐渐失了。

而眼前人却若不食烟火的孩童,误入红尘的谪仙那般,睁着一双令人难以忘却的眸子,嘴里哼唱着别人的故事。

“今日授课已结束,还请先生见谅,明日再来。”话末,噙起一抹礼貌且儒雅的笑容。

“我看这私塾也无他人,方才那段如此动人的京戏可是先生唱的?”

白敬亭颔首,敛眸点了点头。




-TBC-

序章内容为白因为长期做奇怪梦境进入解忧酒馆,醉酒后做梦而梦见前世民国时期。为一笔带过内容,该文主打民国,结尾会呼应序章描写今生内容。

备注:
①文名暂定《与君曲》,源自歌词“今朝与君一曲,倾耳聆听,请君杯莫停”。
②该故事bug良多,细究的话..。
③后期会牵涉抗日内容,作者本人会去努力补近代史(:з」∠)_。
④会有肉渣。

最后,祝艾维巴蒂食用愉快。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