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NIAN-

我说我对你的思念是星星、风雨和月亮。

光年之外(山花魏白)一发完.

■王子山x骑士花.
■西方au.
■521快乐.

这是BGM



00.

缘分让我们相遇乱世以外。

01.

春末的飘雪似乎来的迟了些。

刚满十六岁的白敬亭站在森林深处,扬起的面容被树叶罅隙筛落的光线映照的格外明净。溪流褪去凝固的透明外衣,仅仅流泻叮当声响远远传入耳畔。

他走在簌簌而落的纯白间,月光惊扰雀鸟漾起聚散多少场。

轻易的被兔子绒绒的脑袋吸引了目光,白敬亭压着步伐缓慢走向灌木深处。看着它抖抖耳朵埋头进食的模样,搓搓手扑了上去。无疑扑了一脸尘埃。

他嘴巴一扁,瘦瘦的身影跟着那只兔子窜来窜去,直至追到悬崖边缘。

“.!”

倏而身体伴着脚踝疼痛无比的触感失去重心,跌落这片不知多深的海里。珍珠颗粒般的碎泡拂过眸间聚焦的柔软海蓝,细小游鱼从指缝溜走徒留一抹奇异触感无端增生。

直至视线逐渐模糊。

直至陷入无底黑暗。

02.

白敬亭是被海潮与砂石拍打的微凉气息唤醒的。水渍张扬的在洁白衣襟上绽开绮丽的花。

忽明忽灭的流萤连点成河,静静流淌在星辰彼端把万物映的格外温柔。红色果子满溢馥郁清香悬挂树梢, 偶然被掠过的松鼠惊的啪嗒而落。

无边的月色冗长而沉寂。

骑士拄剑踏着星碎山河而来,迎着一路的细碎萤火,拖着黄昏与星河,慢慢的走进了。

他为这位小王子编了一席草垫供其入睡,砍木立屋。在他感到饥饿的时候捉溪里的鱼儿,在他感到口渴的时候接甘甜的泉水。

他就像画中走出来的,天国里的天使,不染俗世半点尘埃。白敬亭总喜欢盘坐在草垫上,用手撑着脑袋望着他。

一望便是几年。

其实落魄的小王子,也在守候这一场动人的相遇。

03.

这位年龄相仿的骑士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魏大勋。

星辰洒满夜空的夜,魏大勋翻着书本泛黄的纸卷,梨涡浅浅。那本游记已被翻的显旧色,所绘的山川湖海流淌着奇异景象看的白敬亭有点失神。

这是什么啊,他看着那本书,像是打量珍宝一样的目光毫不掩饰的流露至纸卷。

“这是我父辈留下的东西。”

魏大勋温柔的声音像流水一样淡淡的溢出唇角,温着一壶艳阳的余温。

“小白,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

“不要。”他翻了个身,修长的手指拖着腮帮子,扭捏半晌,还是好奇的把头凑了过去。

魏大勋笑着,温和的笑容比一切美好的事物都要纯净。

他说,从前有个国王。

他有两个美丽的女儿,是两条美人鱼。人鱼的泪是那世间最昂贵的珍珠。

他把两位女儿分别许配给了两个人。一个是英俊潇洒的王子,一个是饱览万物的牧羊人。

许多年后,王子用珍珠盖了一座城堡,牧羊人却依旧和公主过着平淡如水的穷苦生活。

“他为什么不要珍珠?”

我深知一粒珍珠能换很多钱,可我怎么舍得让她掉眼泪阿。牧羊人这样告诉世人。

“小白,我不会让你流半滴泪水。”

奇妙的故事还在继续,白敬亭已躺在草垫上睡熟了。

魏大勋安静的看着他,仿佛可以一直看下去。笑容依旧是那样温柔,那样干净,盛满爱怜与眷恋。

他是他在世间独有的可遇不可求。

04.

“喂!找到了!”

士兵高声吼叫打破了山谷的宁静。

白敬亭被强行带回了皇宫。

离别的时候,他站在魏大勋跟前,眼眶红红的。阳光钻进他的眸里,映出一摊湿漉漉的目光。睫毛上的水珠像是几颗凝固的小小星球。

魏大勋只是沉默的看着对方,轻轻的伸手帮他理着额前凌乱的碎发,像清晨的露水一样温和。

“别难过。”

“我在未来等你。”

05.

后来,王子已步入及冠之年。

白敬亭穿着洁白的衣衫漫步在悬崖边上,岁月把他脸颊的棱角雕刻的精致动人。

晨曦冲破了渺茫的昏暗,将他化作翩翩精灵。他踏着来时的木槿,终于回到了山谷里。

那个人,披着簌簌而落的海棠,拄着长剑,站在爬满藤蔓的木屋前。仿佛一直站在风雨里岿然不动,任朝阳升起,夜幕低垂。

“我再给你讲个故事吧。”

依旧是那样纯净的声音,拖着黄昏与星河,缓缓流泻。

从前有个落魄的小王子因贪玩而坠海,被一位偶然路过的骑士救下,相守相伴了整整两年。

直到小王子被国王派来的士兵接回皇宫,骑士才知道他对自己有多重要。

小王子是骑士的世间珍宝,骑士愿意倾尽所有守护他到永恒。

小白,爱着你的,是我和这一方世界。

“我的王子殿下,我终于等到你了。”




-光年之外  完-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