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NIAN-

我说我对你的思念是星星、风雨和月亮。

【毕雯珺x你】水星记

*生日贺文。

*ooc预警。

BGM

00.

环游是无趣,至少可以陪着你。

 

正文、

——————

*

你第一次见到毕雯珺是在五岁那年。

仲夏的星辰温柔亮起在宝石蓝细密织成的夜晚,月光透过香樟树叶的缝隙静静倾泻在这方天地的每个角落。耳畔流转着街道上乐器店传来的优美琴曲,年幼的你拿着糖人路过的时候,正巧看见了在店门前那个透过玻璃驻足凝望的少年。

或许是你的目光过于炙热,毫无预兆的惊扰了他。

于是他转过头来望向你。半张脸浸沐在柔柔的月光里看起来毛茸茸的。

干净纯粹的眼睛与温和入骨的泪痣一下撞进了你的眸子里。

他似乎有些青涩腼腆,抬手挠了挠后脑勾唇对你笑了笑。 

好像一不小心坠入红尘的天使。

只是那时的你还小,愣怔片刻拿着糖人对他挥了挥手转身跑走了。

 *

后来你才知道他就是母亲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小孩子。

那天母亲带你去一个叫毕叔叔的人家里串门。当那扇棕色的门被推开的时候,你愣住了。

又是那个少年。 

你的身影一下映入了他星辰般亮亮的眼睛。他似乎也没想到是你,目光毫无保留的落在你身上。

半晌儿,他突然笑了。你听见他轻缓且动听的声音悄悄的流溢在空气里,混着夏日连绵清脆的蝉鸣,如若飘浮在云端。

“原来是你啊。” 

 *

他生日的时候抚顺下了那一年的第一场雪。 

五岁的你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把自己包的跟粽子一样走在街上,圣诞节的草环已挂上了数不尽的玻璃窗。 

云层罅隙透过的太阳光是暖洋洋的。你趴在玻璃窗外,被面包店橱窗里的姜饼小人吸引了视线。羊角包的香甜气味窜出厚重门帘溜进你的鼻腔,你吸吸鼻子,久久不愿意离开。

忽然肩膀被人拍了拍。 

一个高高的身影跟你 一起被映在了玻璃上。

 你扭过头去看他。

雪花沾上了他头顶柔软的发丝,他温柔的惊人的眸光望向你,唇齿间溢出白雾弥弥。紧接着一双温热的掌心覆上了你被冻得通红的面颊轻轻搓揉,你听见他笑了。

然后你也笑了。 

 “你喜欢这个吗。”

他顺着你的目光望见了那两个精致的姜饼人。 姜饼小男孩跟姜饼小女孩穿着红色的圣诞衣服说不出的诱人。

你点点头,又咽了咽口水。

可惜那时候的你们都没有钱,那两个姜饼人也还是太贵了些。

他突然认真的看着你,熠熠如星辰般明亮的眸子里透着说不出的坚定。

“等以后哥哥赚了钱就给你买姜饼吃。”

你蹭了蹭他的掌心。冬日的雪花飘落在你们身边,彩灯流转在他的眸间美的不太真切。你深吸一口气,一种比蜂蜜水还温暖甜蜜的情愫莫名其妙的淌入了心底。

 *

六岁的时候你喜欢吃牛皮糖。

每次走到糖果店的边上腿就好似灌了铅一般寸步难行。 你总会跟在他后面,默默用手拉拉他的衣角。他会因为你停下脚步跟你一起看橱窗里的糖果,然后揉揉你的脑袋告诉你那句烂熟于心的话。

“等以后哥哥赚了钱就买给你吃。”

还没舍得等到长大,后来的他拿着压岁钱给你买了一大袋牛皮糖。

而后来的你,成为了他的牛皮糖。

*

十五岁的时候你突然不想叫哥哥了。
你喜欢跟在他身后雯珺雯珺的唤他。

十五岁,一个青春正好的年纪。

很不凑巧你在这个青春正好的年纪喜欢上了他。 

其实你也说不清为什么会喜欢。

或许是在六岁那年的春节,他如视珍宝般的小心翼翼抱着一大袋牛皮糖对你笑的时候。

或许是在九岁那年的热夏,他跑了大半个抚顺为了给你买一个满意的生日礼物的时候。

或许是在十二岁那年的深秋,你忘记带雨伞站在校门口一个人憋屈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你的视线里,像童话里干净温柔的小王子,撑着纯白的大伞笑着对你说我们回家。

于是你把他的笑容刻入骨子里,不多不少刚好记了一辈子。

后来的他被乐华的星探看中,从此离开了这个属于你们的城市,很久很久才回来一次。

你怕电话会打扰他,到最后也只是在夜晚的时候一个人缩在被子里,拿着他的照片偷偷看着。一看就是几个月。

*

那一年的他第一次没有回来过生日。 

前一天半夜接近零点的时候,你习惯性的熬夜给他庆生。

你也不知道他睡了没有,只是终究没有熬过日夜剧增的思念,试探性的给他发了个视频通话。

你没想过会接通。

他俊美的脸颊一下出现在了屏幕上。

他脸颊精致的棱角比从前更为分明,像是刚结束训练那样,盈盈细汗肆意倾出额角。他似乎瘦了不少,如若谪仙般好看的少年半身融在昏暗的灯光里,安静、沉默。

你的心脏就这样被揪起来了。

“累吗。”

他摇摇脑袋。 

你又看见他那熟悉且温暖的笑容。

像是荡失组织语言的能力那样,你原先过脑无数遍的话语还是没能支吾出半句。

你突然发现你只是想趁机看看他。
只是想趁机多看几眼。 
越多越好。

“你就放心吧我没事。不过我说,这零点都过了你怎么还没睡觉,小心明天熬成国宝。”

“我才不怕成国宝,巴不得也成为个国家保护动物。” 你打断了他的话。

他噗呲一下笑出了声:“要什么国家保护,有哥哥保护你就好了啊。”

你默然,心跳紊乱在了这场静谧的寒夜里。

只有那句我喜欢你,还是没能从你的嘴里说出去。

 *

后来的某一天,他的身边突然多了喊毕雯珺我爱你的粉丝。

你知道他火了。

而你却像是鸵鸟一样,把头埋进围巾里,再没有参与过发表过一句关于喜欢他的话语。

你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把喜欢留在了心底对隐秘的角落。 

小时候的他只是你一个人的。
可你们都会长大。
明明曾经的你像牛皮糖一样与他寸步不离。
可现在却好像隔了一个又一个的人群。 

你多希望他只是你的。

多希望他不要被任何人发现。

可惜老天偏偏不如愿。

你知道被他的温柔包裹的,已经不止你一个人的内心了。

为什么会这样,你抱怨着。

然后你点开了他的视频,那个让你铭记一生的笑容,再度撞进了你的眼睛。

*

从冗长的回忆里将溺于过往的心脏拾起,你站在那个熟悉无比的面包店前红了眸子。

又是一年生日。

今年的小姜饼人已经被买走了。

失落翻涌着心头每个角落。细碎的冷风钻进背脊刺骨的凉,你裹了裹大衣往家里走。

温黄灯光揉碎玄关的昏暗溶解进你的眼里。

你突然看见一个高挑的身形倚在墙边。

他眼底莫名汹涌着的情愫毫无保留的落在你身上。

胸口的小鹿将思绪撞乱。

 “我等了你好久。”

他举起手中的袋子晃了晃,好看的眉眼弯弯,嘴角扬起动人弧度,酒窝温柔的难以名状。

你愣神接过,鼻子一酸,星火燎原的悸动充斥整个心间。

两个姜饼人在袋子里,穿着圣诞节诱人的红色糖衣。

你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伸手抱住了他精瘦的腰。

他又笑了,温热的掌心覆在你的后脑,下颚枕在你柔软的发顶上,用仅仅你们才听得见的声音低语,温柔的不行。

 “我记得小时候你说,那个姜饼小女孩是你,旁边的姜饼小男孩是我。现在的我们都在你手里,你是你的,我也是。”



-END-

敲锣打鼓撒花庆祝社长生日快乐!!。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