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NIAN-

我说我对你的思念是星星、风雨和月亮。

【毕雯珺x你】追光者

*甜饼.平行时空梦境梗。

*ooc预警。

BGM

00.

如果说你是海上的烟火,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正文、

——————

*

这是你喜欢毕雯珺的第五年。从大厂时期就关注到毕雯珺的你,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刷关于他的一切东西。他像颗星星,在五年前的一个陌生夜晚突然出现在你漆黑的天空里,从此你一直追随着他璀璨的光一路前行。

他就是你的全世界。

只是,如若把他比作太阳,你只是浩瀚宇宙中的一粒渺小星辰,只能隔着数不尽光年的距离去仰望他耀眼的亮。

你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童话只能是童话。
白日梦的尾声终会迎接来的东西叫清醒。
王子不会吻醒公主。
灰姑娘再也没有穿上落下的水晶鞋。

在心情持续的低落下,这一天你睡得很早。

*

人们总能在梦境里碰见日常生活中碰不到的事情,你也不例外。只不过这次梦境堪比以往有所不同,像是校园小说里的浪漫开场,你梦境的第一个地方在通往校园的林荫小道上。

太阳光束打在你的眼皮上有些刺眼。你背着书包,像是约定俗成的那样迈入了校门。

红榜前是开学必有的人山人海。你费劲钻进去在诸多名单前寻找自己的名字。

在找到名字的那一刻,你愣住了。

你的名字下面的那三个字,占了你生命的绝大部分。

毕雯珺。

你挤出红榜忽然扭过头。一个高挑的身影蓦地撞入了你的眼睛。他站在成排的香樟树下,阳光自叶片缝隙筛落在他的面颊,说不出的温柔从他眸间溢出,莞尔唇翘笑意粲然。

心跳就这样紊乱在这场热夏。

*

在喜欢他的五年间你曾做过关于他无数的梦。有牵手,有拥抱,甚至有亲吻。而在这场梦里,你们是前后桌。

你们坐在最左边靠窗的一列,一个第四个,一个第五个。

在往后的时光里,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你总能看见身后那个人奋笔疾书的影子,与开小差的自己一同被映在干干净净的玻璃窗上。

*

高中的日子过得很快,快到还没来得及看完一本漫画就已经放学了。成群的候鸟缓慢向南方飞去,九月份在微微泛凉的秋雨中迎来了尾声,你望着窗外成排轻轻摇晃的香樟有些愣神。

你跟毕雯珺真正熟络是在体育课上。像是所有少女漫画都会上演的男女主角邂逅情节那样,一不小心被篮球砸中的你,很幸运的得到了他的关注。

“你没事吧?”

正当你低着头揉着脑袋嘟囔打球的人不长眼睛时,太阳突然被遮住了。你被罩在他逆着光独有的身影之下,抬头的时候恰好对上了双干净纯粹的眸子。秋季的暖阳萦绕在他身上为他棱角分明的脸颊镀上一层纤细的绒边,惊鸿泪痣被映的温和入骨,你的目光终是停驻在了他的面容,忘记了疼痛。

你愣了愣摇摇脑袋,恍然中注意到了那只拿着悠悠球的手。他用另一只手将篮球丢回操场,举起手里的悠悠球对你笑了笑。

“我刚正好在边上,看你脑袋被砸中了过来瞅瞅情况。没事就好。”

只一句话,心脏便像湖畔的水草一样被风撩拨的摇曳不定。空气里还弥漫着桂花的甜腻味道,与他构成了天地间最美的景象。明明很美好,你却忽然觉得眼眶隐隐发烫,鼻尖也开始泛起涩意。

反正这是梦境,干脆就别再顾忌什么乱七八糟的会不会醒,先好好的过完现在吧。

*

可是你低估了人对美好事物的贪恋的本性,更何况坐在你身后的还是你追了整整五年的男人。

你不自觉的想要靠近他,每天就在这样越想靠近越怕梦醒的现实中挣扎着,没人知道你有多失落。

他会在你上课发呆的时候用笔轻轻戳你的后背,会在你转过头的时候笑着把纸条丢你脑门上。会在中午回教室的时候给你带各种饮料和零食,会在你写不出题目的时候把你转过来让你趴在他桌上认认真真看他进行演算。

他是那样美好,那样温柔。

而你只是校园里迷恋他的女生中的一个幸运儿,你很明白,这只是一场属于你的梦。

你终于鼓起勇气在这场无休止的纠结中向他表白了,在高考完以后的夜晚。

那天你把他约到了咖啡店里。温黄的光线混着拿铁上奶白的心形一齐映入了他的眸间。你低下头努力平复加速的心跳,双手不自觉的攥紧了衣角。

“我喜欢你。”

你的声音一个字比一个字轻。

他突然笑了,俏皮酒窝轻易闯进了你的眼睛。

你蹙起眉抬起头来瞪他。

“我知道。”说着,他把拿铁推向你。“我想说的是,我也喜欢你。”

之后你问过他无数次,为什么自己的小心思会如此轻而易举的被发现。直到后来你才明白,喜欢这东西,就算你嘴上不说心里不想,它也会自己从眼睛里跑出来。

*

有人说,冬天就应该跟爱的人黏黏糊糊的腻在一起,所以冬天是个适合谈恋爱的季节。

而你很幸运的,在梦醒之前赶上了冬天。

圣诞节的雪飘落在广场中央的缀满彩灯的圣诞树上。大概是感受到了你的哆嗦,他突然停下了脚步。你的脑袋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撞在了他的背上。而后他转过身来,一条残有余温的围巾搭上了你的脖子。你看见他盛有温热糖浆一般的眼眸弯弯,两个酒窝挂在嘴角温柔的难以名状。

“现在还冷吗。”

你突然很想抱他。 想着,就伸手环住了他精瘦的腰,把头埋进他温暖的羊绒大衣里索取大量暖意。他把下颚抵在你柔软的发顶上,一只手扣住了你的后脑。你们就这样不约而同的阖上了眼睛,感受雪落下来的浪漫,彼此间炙热的温度,与疯狂跳动的心脏。

终于,礼花与烟火一齐绽放在空中炸响,动人的圣诞欢歌再次萦绕城市的每个角落。你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正想睁开双眸看清璀璨的天际,视线却被那个熟悉的身影给遮去了大半。

接着是温热的唇瓣,温热的亲吻。

仿佛时间永远冻结在了这一刻。

*

梦破碎是在什么时候呢。

大概是在你下定决心离开他的那天晚上。

童话只能是童话。
白日梦的尾声终会迎接来的东西叫清醒。
王子不会吻醒公主。
灰姑娘再也没有穿上落下的水晶鞋。

这场梦境总要有个结尾,本不属于你的东西,短暂的属于你之后,终是要归于原位。

涉世未深的少年轻易信了你的鬼话,而你像个胆小鬼一样逃离了他所在的城市,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

你没告诉他自己去了哪儿。你想象不了梦醒时的分别会有多难过,只好在此之前带着回忆一个人偷偷逃离出了他的世界。可是心脏却没遵从你的意愿,像是在利刃上研磨般的疼痛攥紧了你的一呼一吸。

你没接他的电话,没回他的短信。

而消息灯终于在四十八个小时以后停止了闪烁。

你知道这场梦境终究还是破灭了。

*

你醒来的时候枕头一片湿润。

手机突兀的发着亮光,毕雯珺俊美的容颜从屏幕中映入了你的眼。

今天是你去送机的日子。

你理了理头发,换了身自认为好看的便装。努力的让自己不去想昨晚的那场梦境,理好思绪赶到了机场。

清晨的机场并不拥挤。你早到了很久,在机场内的咖啡店里找了个舒适的位子坐下,无聊的刷着手机等候他的出现。

不知什么时候,你看着手机里他校园风格的照片恍了神。思绪再次被拉回到心脏破碎的那一天,你皱起眉头关掉手机,阖上眼眸权当假寐。

突如其来的脚步声将你从念想中脱离出来。

那个人,披着那件你熟悉无比的羊绒大衣,拿着一杯装有心形的温热拿铁坐到了你的面前。他微笑着将拿铁推到你面前,笑容纯净如梦中一般,温黄灯光将眼角泪痣雕琢的尤为温柔。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你,什么都没说,眸间溢满了难以名状的汹涌情愫。

心脏又是一阵熟悉的绞痛。

你看着毕雯珺再熟悉不过的脸,一瞬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不是梦境,你告诉自己。

话到嘴边,却只有泛红的眼眶能道出自己的所有情愫。

*

“我昨天梦到了一个女孩。”

他炙热的眸光几乎要将你的灵魂灼穿。

你仓皇的将目光移向别处。

“梦的结尾她离开了。我想不通她怎么会这么狠心,就这样离开了我的世界,像是想躲我一辈子一样,连个消息都不愿意回。”

他温柔的声音在你耳畔萦绕着,你倒吸一口气。那个在梦里你都贪恋的想多看几眼的人,此刻却不敢抬起头来直视他的眼睛。半晌儿,你吸吸鼻子,鼓起勇气对上了他的目光。

温柔的、缠绵的、忧伤的目光。

“可我还是找到她了。我想,我不会再给她离开我的机会了。”

“永远不会。”

双眼中的欣喜被泪水沾湿。他像是梦里做过无数次的那样,凑过来温柔的含住了你的唇瓣。

你不会知道他在梦里找你找的快要发疯有多痛苦,但你知道你这辈子最喜欢的人只有他。

他是你的生命。

你又怎么舍得再离开他呢。



-END-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