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NIAN-

我说我对你的思念是星星、风雨和月亮。

《人鱼》

童话AU。送给我家大兄弟。

随手配的BGM



零、

“互相喜欢的人明知不可能有结果还要在一起么?”

“如果五分钟之后她必须进安检,如果安检在十米之外,那意味着,你们可以亲吻四分五十秒。”



壹、

第一次在人群中草草一眼的瞥见是在年满十五岁那年的雪夜。

彼时皎月高悬在海平面上,上帝点起银白星辰坠满云端皎皎交织映入水间。沙子掺着敦厚霜雪致使温度被降至冰点,浪花拍打礁石声响萦绕耳畔接连不断。

灌木重新染上一层新生的绿,像是有人吹散了上头的雪花,纷雪零零散散落的满地都是,他就是踏着这一地纯白来到的海岸。

温黄月光倾泻在脸上软化了棱角分明的模样,他的眼眸一闪一闪的,亮若梢头彻夜摇曳的启明星。蓦地心底某处似被何物搅的柔软不堪,奇异感觉顷刻蔓延五脏六腑致使思绪蠢蠢欲动。

我从水里探出脑袋的时候,恰巧望见他。



贰、

再遇见他已是来年。

好不容易适应人腿溜上岸来,却在车水马龙的城市中迷失了方向。而后像所有小说里的浪漫剧情那样,在汹涌的人潮中撞了个满怀。

那时霞光裹挟甜蜜果酱色肆意泼洒人群上空,如羊皮纸上晕开的颜料般散意恣肆,雪花似飞絮摇着晃着飘落世间,一切绝美全映入了他的眼。

而他像是古老卷轴中所绘的画中谪仙般,眉清目秀如初,笑意粲然温和入骨。霞彩萦绕在他的身侧,寒意拢在了他的臂弯。他单薄的肩膀与帽檐上的雪花就这样被我撞的尽数坠下,纷扬着融入满地堆积的雪里。

接着是宽厚的掌触碰脑袋的温热,与耳畔回响的磁性且柔软的橙味汽水音。

“嗨,小人鱼,好久不见。”



叁、

我想我所见过的暖阳大抵也不过如此,像是冬日融化海洋积雪薄冰的那抹温红,映出海底绚烂灵动的光束,不偏不倚恰巧漾在心口。

丛中的寒梅开的正好,他自花卉中路过,清香不浓不淡的全都驻留在了身上。

我想站在咫尺距离偷望他,却还是被纷飞的雪花吸去了目光。恍然间似乎听得那人唇畔扬起的轻笑音节,嘟腮扭过头时恰巧对上了他的眸子。

“你是什么品种的小人鱼,居然连雪花都没见过。”

其实我见过雪花的。

话到嘴边被硬生生给咽了回去,化为点头。



肆、

同居来的不明不白的,可能因为他看我无家可归才暂且先收留着。

这天恰巧平安夜,在我好奇的目光下他还是答应了陪我出去轧马路走一遭。

我攥着红红的苹果跟在他的后面,一阵凛风过境,尽数透过低领钻进了背脊里。可惜人间不比那四季如春的温暖海域,我裹紧大衣,冻的有些牙齿打颤。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我低着脑袋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撞在了他的背上。而后他转过身来,一条残有余温的围巾搭上了我的脖子。他盛有甜蜜糖浆的眼眸弯弯,两个酒窝挂在嘴角温柔的难以名状。

“那个...现在还冷吗。”

第一次体会到冷才明白,原来这个字跟暖是相对的。



伍、

回到家的时候才六点过半。

他躺在床上连鞋都没脱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睡着了。

我在临近夜晚十一点的时候悄悄溜进了他的房间。他阖着眼帘唇角挂笑,我想那一定是个甜美的酣梦。

夜莺停止了吟唱,响彻城市每个角落的圣诞欢歌也被厚厚的门窗阻隔殆尽,在万籁俱寂的时候我把脑袋搭在床头偷看他,终是没抵抗住自己的思绪,倾身上去,碰了碰他的唇。

然后像是老电影里偷吃糖果的小孩那样,慌不择路的逃离了他的房间,听着圣诞挽歌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唇瓣。

平安夜最后的一个小时,祝你平安夜快乐。



陆、

他破门而出是在半小时以后。换好了长长的深蓝色大衣拉着我出门去。

广场中央的圣诞树有几层楼高,绮丽的彩灯像星辰那般悬挂梢头,彩虹色光束零零散散全映在了他的发顶,流转进了他的眸子。

人们开始十二点前最后的倒数,我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虔诚的对着圣诞树许下心愿,等候圣诞老人将我散落一地的愿望拾起放入兜儿里。

五、四、三、二、

一!

礼花与烟火一齐绽放在空中炸响,动人的圣诞欢歌再次萦绕城市的每个角落。睁开双眸欲看清璀璨的天际,却被那个熟悉的身影给遮去了大半。

而后是温热的唇瓣,温热的亲吻。

“小人鱼,圣诞节快乐。”

听说在烟火下亲吻的人能相守到永恒。



尾声、

从小到大海婆婆都在跟我讲一个关于人类与人鱼相爱的故事。想永远拥有双腿的人鱼,必须割去她那绝美的鱼尾,以作凭据,永远存放巫婆那里。

我想我曾经是害怕的。

直到重逢的那刻起, 我才发现,割下鱼尾其实也不过如此。

又有什么能阻止我花一辈子的时间去爱他呐。♡




-END-

真的真的end了这大概是我写过的第一个完完全全的甜饼叭。还是那句老话,情话我不会说但是我能把喜欢都写进我的文字里。请签收—— @阿_JING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