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NIAN-

我说我对你的思念是星星、风雨和月亮。

飞鸟与鱼(山花魏白)一发完.

伪BGM:

正文.

00.
Always together.  Forever apart.

01.

白读书第一次见到魏大勋的时候才五岁。

城市西边贫民窟的矮房子撑着支离破碎的砖瓦搭在灰墙上,雨点倏落。年幼的白读书躲在福利院门边半面被房檐遮的简陋且狭小的空位里,耷拉着脑袋,白嫩的小脸皱在一起,瘪着嘴。

他侧身踢着脚边的碎石子,小半部分衣袖被雨水浸出略深的花渍,湿漉漉的垂发还滴了几颗水珠。

就在白读书无聊到想淋雨跑走的时候,自厚重云层罅隙残存的光突然失了颜色。

一把不大的黑伞撑在他头顶上,身着干净衣裳的小孩立于跟前,莞尔一笑梨窝浅浅。他的声音很轻,眸间星辰掺着不明的光影依旧亮的不行。

他说,跟我走吧。

是他的出现,温暖了春花秋月,夏雨与冬雪。

02.

那时的魏大勋才九岁。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只给他留了一百块钱。在那个物价尚未疯狂增长的年代,已足够养活他一人。

白读书的出现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魏大勋尚不知道如何买饭吃,攥着皱巴巴的钞票在街上逛了好些时候。仔仔细细把物价都给记好,拉着白读书在包子铺前停了下来。

一块钱三个。

小孩儿显然是饿坏了,摸着自己叫饿的小肚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散着白气的蒸笼。咬住包子的时候满足溢出眼梢,看的他心脏生疼。

这是白读书第一次吃到包子。早习惯了福利院清寡的汤水,包子便显得格外美味。他紧抓着放包子的小纸包,糯糯的询问这是什么。

魏大勋的手插在口袋里,眉头紧蹙。包子铺的伙计也是从矮房子里生活过来的人,决定给他一个挣钱的机会。

他就这样得到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在包子铺里帮忙打下手。

03.

在那之后魏大勋每天早出晚归,出门前会留好馒头和白粥供白读书起床吃。

白读书已经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了,总趁着闲暇偷偷出去卖报纸,跑到浑身是汗才能赚得几个钱。他将它们视为珍宝,紧捏在手心里生怕丢掉,只因想给对方买颗漂亮的糖果。

三月中旬的风有些凉。他裹了裹魏大勋宽厚的旧外套,靠在樱花树下,敌不过倦意侵袭脑海,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彻底清醒时,紧攥钱币的手疼的有些发麻。

“我不是让你好好跟猫玩吗。”

他望着对方盛满无数无尽复杂情感的双眸微微愣神。风拂过树梢卷起樱花翩飞,魏大勋站在树下缄默,任嫩粉缀满头。

霞光浅拥他的脸颊,难掩眉宇间增生的疲惫。小孩儿瘪着嘴,没解释也没道歉。

那天晚上魏大勋坐在院里起火堆。浮跃的火光攀进他的眼,像流萤般窜来窜去。白读书盘腿坐在他边上,嚼着火候恰到好处的红薯。

“小白,你听过钢琴吗。”

“那是什么?”

“是一个非常好听的乐器,我很喜欢。”

“等我长大了就弹琴给哥哥听。”

小孩儿稚嫩的话语像是轻盈的花瓣悄无声息的飘入心底,无故圈起阵阵涟漪。

“我等你长大。”

04.

后来白读书被送走了,听说是去了北京。魏大勋也跟父母离开了那个熟悉的地方,离开的时候眼睛依旧肿着。

他们分别了整整十五年。在这十五年里,他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白敬亭。

魏大勋再见到白敬亭是在北京市一个酒吧里。

温黄色的光洒在调酒台显得格格不入。魏大勋坐在转椅上,玻璃杯冰凉的触感自手心蔓延。

“这酒挺烈,别喝了。”

调酒师低沉的嗓音入耳,他抬起头。那人的脸颊浸沐在阴影里,仍能依稀辨认出眼镜的轮廓。近了些,模糊面容逐步化为清晰。氲黄的光束软化了他的棱角,眸边泪痣温柔的惊人。

目光,在刹那间交汇。

“小白?”

白敬亭望着魏大勋醉的半红的脸有些愣神。良久,他笑着举起盛有威士忌的玻璃杯置唇边微抿一口,修长的手指指向A区正中的三角钢琴。

“我该弹琴了 。”

他安静,沉默。在聚光灯的浅拥下闪耀着独特的光芒。像是所有成熟男人那样,他的眸底甚至有些沧桑。

魏大勋不敢想象这些年白敬亭是怎么过来的。不过无论如何,能相遇就好。

他还记得当年打工回来发现小孩儿不在的场景。疯了似的一家家寻找,累到哭着哭着就晕了过去。

仿佛,又回到了清风徐徐的三月尽头的火堆边上,小孩儿穿着自己的旧大衣对自己说,等我长大了就弹琴给哥哥听。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05.

“我还是喜欢叫你小白。”

酒过三巡,俩人脸颊都有些泛红。

白敬亭这些年进修了钢琴,他把所有魏大勋可能喜欢的曲子一个个列在了笔记上,积了厚厚的一本。

他说自己有回过贫民窟找他。如今的贫民窟再没有那些矮房子和漏屋顶,福利院也接受了资助,全然失去当年模样。

可最初的苦日子仍是难忘。

魏大勋感到眼眶发涩。十五年的想念化为利刃深深刺痛他的心脏,他伸手抚过对方紧蹙的眉头,有些哽咽。

今年的他20岁,他24岁。

岁月改变了他们的模样与声线,将梨涡琢的惊鸿,将泪痣磨的温润。把雨水滂沱间的相遇化成诗,把不问归期的离别刻入骨。

白敬亭突然笑了,覆满爱意的眼眸闪着熠熠的光。他的声音很轻,转瞬湮灭在灯红酒绿的喧嚣里,还是被对方听见了。

魏大勋也笑了,目光湿漉漉的。

他说,我喜欢你。





-飞鸟与鱼 完-

评论(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