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WENN

“他人求长生,我求故人归。”

《寄妻书》番外《一眼惊鸿》(一发完)

■寄妻书番外.
■前世今生梗.

《寄妻书》全文链接:寄妻书全文

BGM:
遇萤



00.

死亡似乎来的格外安详。

他不曾忘记自己在颠沛流离的年岁里遇见他,像是突然探进短暂而黑暗的命途的晨曦,带着爱与无尽温暖闯入自己心间。

直至子弹入膛,心痛皲裂的那刻,混沌脑海中最后的影像仍是他。

魏大勋以为自己没救了。即便在死亡边缘挣扎在最后时刻,也没能忘。

黑暗中的呼吸从急促的渴望逐步走向缓慢的尾声,他合上沉重的眼皮。一个冗长的梦境倏而升了上来,像是对须臾数年寿命的终结。

像是电影卡带中,突然放大光圈的镜头。掺着蜂蜜水般温热的甜蜜气息,一点一点的将他冰冷躯体尽数包裹。

仿佛,又见那人恍如隔世的笑容,在遥遥无期的前世梦境里,一眼万年。

01.

北风呼啸,乱云飞渡。

剜骨低温顺着脖颈窜入衣襟,掀起衣袂发出猎猎的声响。围炉卖酒,此刻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

魏大勋身着素衣,黑靴踏过木质地板发出不大声响,酒酿味道弥漫空气附着至衣袖,裹挟佳肴的绝美味道甚是好闻。

觥筹交错的谈笑间,依稀可见一位少年郎,皎月皓婉的光柔化了他脸颊棱角分明的模样。他孤身坐于酒馆角落,眼前桌面已然摆满砖红酒壶。

是独酌。那敛着乱世中少见的清瞑的眼眸正逐步被哀愁所覆没,眉头紧蹙。泠清攀附上他深泉般失焦的目光,青衣被酒水晕染出几朵别样的花。

偏与众人格格不入。

他望着他被醉意浅拥,掺着踉跄的步伐踏出酒馆木门,骨节紧扣酒壶微微泛白,唇角浮泛的莞尔尽含苦涩。

恍然中转头的四目交汇,尘埃便停止了喘息。再听不见的尘世喧闹与繁华,眸间温柔尽数予他。

隐忍着的不适执起利剑,轻轻刺中了他心底的某个角落。魏大勋走至桌边,拾起那人遗忘的玉佩,任冰凉触感从指腹蔓延至全身。殊不知在他往复摩挲着其光滑表面的时候,梨涡乍现。

他说他所见过的春花秋月,皆不及那杯酒解怨的初次遇见。

02.

魏大勋来到月老庙是在十余天后。

他一浪迹江湖多年的武林人士本不在乎什么儿女情长。不过当天恰逢七夕佳节,一大清早便是人潮汹涌,趁此机会去月老庙祈个福也算是凑热闹。

魏大勋闲逛在月老庙中已有多时,他含着不大的金色糖人,在络绎不绝的人群中穿梭了好些时候,最终绕到了祈福树前。

成对的鸳鸯手中系着红色绸缎,将写有名字的木牌挂到树梢上,双手合十祈福。

他也不知从何人手中拿到了一块巴掌大的小木牌,还没来得及写下自己名字,竟被另一块系着红绸缎的牌砸中了脑袋。

“你没事吧?”

抬眼,便对上那人熟悉的眼眸。

翩翩青衣修饰少年郎的挺拔身躯,旧日酒渍已被洗净。只身立于古树之间,烟霞轻拢他的容颜。清晨和煦的日光洒入他盛满歉意的瞳眸,漾起熠熠的流彩。魏大勋这才认清他的模样,眼角泪痣温柔的惊人。

“不好意思啊砸到你了。”

他怔怔的揉揉脑袋,眸间光影灿若彻夜星辰,梨涡浅浅。

“我叫白敬亭。”

“我叫魏大勋。”

那时魏大勋并没认出对方骨子里的桀骜。他将不羁深埋眸底,将温和悉数留给惊鸿的再次相遇。凉风卷起他鬓角发丝缠绕于耳侧,隐隐笑意浮现眼梢,悄声潜入心脏漾起涟漪阵阵。

谁不曾甘愿蛰伏傲骨,只为把最好的献给他。

03.

积雪皑皑,梅花初绽。芳华裹挟寒冰透明澄澈的外衣更显娇艳,溢得馥郁满园。午后阳光温热的恰到好处,雪烹茶的清爽口感复苏全身上下的每个器官。

魏大勋从缀满纯白的树下挖出埋藏多年的佳酿,小心翼翼打开木塞的一刹,芬芳倾出。

与心上人小酌是个美好的事,他是这么想的。

纸张在火堆间熊熊燃烧,窜起火苗被风吹的噼啪作响。长木枝架起刚破冰捉来的鱼儿往复翻转,直至令人垂涎的气味钻入鼻尖,白敬亭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笑眯眯的拿着烤鱼凑到魏大勋边上,空气中微微掺杂的焦糊味被酒香尽数掩去。他撕下一块已烤的漆黑的鱼肉塞入对方嘴里。

苦涩的味道蔓延舌尖,魏大勋眉头微蹙。抬眼只见那人后背倚靠着树干,双手抱臂还奏着小曲儿,像是什么都没发生那般,开始咬起手中火候正好的鱼儿。

“...小畜生。”

望着对方含笑的模样,他的思绪游离至几个月前的戏楼。

白敬亭也不知是闹哪儿样,硬是拉着他陪同看戏曲。恰是夜晚,温黄色灯光透过灯笼雅致的线条将他的脸映的毛茸茸的。

茶水添了好几回,困意占据魏大勋的脑海已有些时候,硬是盯着对方脸颊来提神。

戏子挥动水袖抬手将曲引入尾声,白敬亭望着对方单手撑脑的睡相,忍不住轻轻拍拍他的肩。坏笑溢出唇角,硬是让他愣了愣。

“喂...起床了。”

“我腿麻了你背我回去吧。”

果真是个小畜生。从回忆抽离出来的魏大勋扬起嘴角,拾起小酒杯将液体饮尽,惊鸿梨涡温和入骨。

欲把所有爱与温柔尽数予他。

04.

“后来呢?”

“小白征战去了。”

寂寥的酒馆已濒临无人,硕大雨水自屋檐向下滚落滴答声响萦绕耳畔。微微湿润的空气将思绪引向哀愁的深处。魏大勋坐在角落那张熟悉的木桌前,酒壶满地。

哪里还有什么后来。

他仍记得白敬亭离开的第一年。往复撕扯心脏的噩梦如潮水般敲打徘徊,满园树梢头红色福包满缀。他将一切寄托装进福包,亲手触及针线缝制,落得满手伤口,只为求得那人平安。

“十五年了,仍未归来。”

仿佛,午夜梦回之时,便能看见那人模样。乱云飞渡,鲜衣怒马,驰骋疆场之上。手执长剑,衣袂猎猎,漫天黄沙为他开出妖艳的花。

他为家国而战,殊不知自己便是一个人的家。

殊不知,在遥远的酒馆,还有个人在邀月宿醉,苦苦等候他回家。

很久以后,魏大勋在杂记中找到了关于当年的记录。被派去守卫襄阳的侠士,它族以二十万大军袭击,无人生还。

炙热泪珠滚落至酒里溅起水花,难以控制肝肠寸断的苦楚盘踞心脏牵出无尽泪水。他启笑,笑的孤绝。

寥寥历史入眼的时候,才发觉隐忍的心痛已溃不成军。

05.

魏大勋醒来的时候是在下午,脸颊湿润。他只是想小憩一会儿,继续完成他的工作。

是一个名为“敬亭山”的外卖单。

当他赶到的时候,因没按时送达心虚的低着头。

“您好,这是您的外卖。”

似是对方目光过于炽热,魏大勋抬起头来。对方早已泪眼朦胧。泪水淌过他温柔到惊人的泪痣缓缓在下颚汇聚,摇摇欲坠。

前世梦境携着无限美好霎时溢满脑海,那人摩挲着胸前冰凉的玉佩,几度张合唇瓣才勉强拼凑出他的名字。

那个饱含无数无尽思念与爱,无数无尽温柔与苦涩的名字。

魏大勋突然笑了。望着对方泣不成声的模样,轻轻抬手抚过他的眼角,企图抹去那疯狂倾出的泪水。

“小白,好久不见。”

时光兜兜转转,我还爱着你。

惊鸿一面,深情一眼,挚爱万年。





-《寄妻书》番外《一眼惊鸿》完。-

评论(10)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