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WENN

南方写手/ 沈巍梦中人。

指绘摸鱼摸出一只老赵x
用图请小窗dd拿授权。
初次指绘请太太们多多指教kk。
一世英名毁于眼睛。

白月光听多了想开虐怎么办(:з」∠)_。
山花新坑《平行时空造物论》已经构思结束目测是甜饼具体嘛..看造化。x
进度快的话七月中旬努力码完。!
其他cp坑也会开。(比如卡黄)

《清梦星河皆为你》

给我家阿姐。

[很不好意思的摸鱼产物,日后会加评。]

随手配的BGM——

“冗长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1)

1.

阿姐,阿姐。

我一直想不出什么词可以描述她,我想无论是什么词都难以绘出全部的她。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所以在我伸手拉住她的时候她没有选择挣脱。

若是把我之前的世界比作永夜,她便可以拟为永夜里唯一的,几乎不可能的存在的阳光。突如其来的暖意复苏我的整个身躯,我毫无保留的站在她予我的温暖世界里,再出不去。

2.

我与阿姐情投意合是真的, 说不想陪着她是不可能的。我想把黎明前的晨星与日落后的隐月尽数摘下赠与她。

那夜的城市车水马龙。我站在街角尽头的灯火阑珊处,她突然闯入我的眼,像是画中倾国倾城的谪仙,温柔干净且摄人心魄。天与地在刹那间失了所有色。

突然爆发的渴望狠狠扼住我的思绪,我是真的想接近她,想到难以自持。

3.

我的阿姐啊我的无价之宝。

我也曾守着一天的手机,片刻不离,生怕错过她的消息。

我知道她与旁人都不同,哪怕再久没见我也知道她一直在我身边。 她就是这样神奇而温暖的存在。她是人间四月天,我少年时候的惊鸿一瞥。

4.

时间和万物皆停止流动,世间嘈杂,而她是在月亮上那个丢着星星独自安静玩耍的人,只见星光映在她的眼睛里,生活同她便都有声有色。

她来了,夜自然宁静 ​​​。

5.

突然莫名其妙想给阿姐写一封信不知道写什么比较好。 看着阿姐动人的文章激动到难以描述,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姐姐控”,但是我只对阿姐一个人这样。

阿姐阿姐,我最爱的人。本想在七月五号再把此随笔摆在她面前,然后笑眯眯告诉她我们已经认识五个月了,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半年。但是还是没忍住啊,等那时候再补个新的东西给她就好了。

最后最后,我是阿姐的小迷弟阿。永远都要当阿姐最忠实的小粉丝,她的树洞,她的后盾。如果阿姐有一天累了记得回头看看,我一直在原地等着她。

我想我会等到永远。

2018年6月29日凌晨00:24。


“玲珑骰子安红豆,相思是你,入骨也是你。”(2)

备注:
1.出自东野圭吾人气小说《白夜行》。
2.出自百度好句摘录。



[@君如明月 给阿姐的惊喜啦,希望阿姐做个甜甜的梦——]

棠梨煎雪(卡黄)一发完.

发卡视角。偏ooc见谅。
第一次码卡黄,是甜饼。


这是BGM

正文、

00.

雨中灯市欲眠原已萧萧数年,似有故人轻叩再将棠梨煎雪。

01. 

压抑的梦境里始终刮着刺骨的风雪。

雪地靴上结了一层薄薄的霜。太阳还悬挂在遥远的天幕那端,它残余的和煦在被乌云遮去一半的时候就已经消散了。

我拢着卡其色的羊毛大衣走在厚厚的雪地里,公路是一望无际的纯白,空旷无人。不自然地抱起手臂,这种纯白到令人毛骨悚然,难以索取一丝暖意。

她突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像是影视里干净温柔的天使下凡,厚重的云层一下全散了。我的目光毫不犹豫的滞留在她身上,眸色间仅存有她的影子。

随后她挥了挥手,微笑着转身,消失在漫天飞雪里。我看不清她的情绪,也看不清她的背影。她就这样潇洒的出现在我的世界,又潇洒的一声不吭的离开。什么都没留下,什么都没带走。

多少个安静的夜晚,我都被这个梦境给惊醒。

就像是,对我的惩罚。

02. 

三年前我刚搬来南部小城的时候,她住在我隔壁,还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小姑娘。

搬来的那天恰好是个冬日。太阳暖洋洋的光洒在她脸上,映出了难有的笑容。她把被子摊在阳台边沿上晒,偶有曲调经唇齿溢出来。

我抱着新买的花盆从房间里走到阳台的玻璃门边上的时候,恰好遇见她。费劲的把花盆抱到阳台的一角,额前因为搬东西渗出了一层薄薄的盈汗。我把兜帽盖到自己的头上,企图用阴影遮去微微有些湿漉漉的刘海。

“你好呀我叫李艺彤,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

站到离她阳台最近的位置,我朝她挥挥自己沾了少许泥土的手。她的目光滞留在我身上已经有一分钟了,就像是在打量某个从遥远地段突然闯入的外来人士,好奇的目光毫不犹豫的落在我身上,我的脸颊刷一下子红透了。

03.

婷婷桑很腼腆,她的名字是在我串门追问的时候才告诉我的。

我不知道这边的妹子是不是都这样安静而沉默。

她说她去倒水,我就在她的沙发上盘腿坐着。我偷偷闻了闻自己刚刚洗吹完的头发,在确认没有残留任何泥土汗水之类的奇异味道后,满意的用手抓了两下。

当我还在自我满足的时候,婷婷桑已经端着两个圆圆的咖啡杯子进来了。咖啡的浓郁气味钻进鼻翼翻腾,她用天鹅绒般柔软的声音告诉我这是她用早上磨的咖啡豆做的。

我捂着杯肚温暖的触感跟她讲述这一天所遇到的新奇故事。她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我,温和明澈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盛着天空中肉眼可见的碎星。

我和婷婷桑就这样熟络了起来。

04.

还没到入春,天依旧冷的不行。我熬着入骨的凉依依不舍的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还拖着皮卡丘睡衣那厚重的闪电尾巴。

她裹着明黄色羽绒服站在楼底,额前碎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我含着牙刷用最快速度给自己套上一层又一层的衣服,漱完口草率的抓了两下头发往楼下飞奔。

等很久了吧,我不好意思的说。她笑着抬手整理我乱糟糟的发,手指凉凉的。

清晨温和的阳光从云层厚重的罅隙间照过来,不偏不倚的映在她的发顶上,温柔到难以名状。

我站在原地,呆住了。

05.

她说她迷恋南部小城柔情的湖。我想怎么着也得陪她去那里看一看。

我跟着她的步伐一路走到湖边的时候,身子终于暖了。

波光粼粼的湖面映有璀璨的朝阳。她站在湖畔梅树的边上,任秀发被白昼和暖的风吹的有些凌乱。寒梅沁人心脾的味道将她紧紧包裹,晨曦将她拟作翩翩精灵。

她回头看向我,唇角漾起粲然的笑,温暖的似乎可以让人忘记一切。

我望着她好看的不可思议的脸,走过去悄悄勾住了她的手。

06.

后来我还是喜欢站在阳台上撑着手,在离她最近的位置对她家阳台大喊我喜欢你。

婷婷桑也不恼,依旧站在她家阳台上侧头看着我。

她一笑,众生倾倒。

07.

平安夜的时候,空中飘起了这座城市的第一场雪。 

我在路边的杂货店花了好多钱买了一个带包装的红苹果,还用彩带扎了一个小蝴蝶结。

婷婷桑回来的很晚,我趁她不在的时候抓起她家的钥匙,第一次开了她家的门锁。我坐到她的沙发上,小心翼翼把苹果放到茶几最中央最显眼的位子,心满意足等着她外出归来。

我是被她拍醒的。她倒不在乎我睡的乱糟糟的狼狈发型,笑着把我拉起来,软糯糯的声音在我耳边轻声的说,发卡,平安夜快乐。

像是突然涌入冰块间的温热蜂蜜水, 我的心脏就这样被她化开,十分没出息的开始剧烈跳动。

08.

圣诞节的晚上,我站在她家阳台上望着外面不厚的积雪,雪花在头顶晕开一层薄薄的霜。

婷婷桑站在我边上,小声对我说,发卡,圣诞节快乐。我忍不住把她用在怀里,下巴蹭在她瘦瘦的肩膀上,合上眼眸。

她突然愣住了,话语在口中哽了好久,辩不清她的神色。

“发卡,你还想再见到我么?”

“你在说什么啊...”

“我明天要走了。”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我用力把她按在怀里,哭了。

婷婷桑走之前的凌晨,我坐在她的书桌前给她写信。偶尔扭过头来看一眼她熟睡的样子,生怕自己呜咽的声音会把她吵醒。

婷婷桑要记住李发卡,黄婷婷不用记住李艺彤。

信的结尾,我流泪写到。

李发卡喜欢婷婷桑。

09.

从无休止的回忆中惊醒,不知第几个平安夜的圣诞挽歌已在城市上方响彻多时了。

我顶着鸡窝一般乱糟糟的头发走到阳台上,凝望边上那家始终漆黑的玻璃窗子,垂下眼帘。

她已经走好久了 李艺彤,我这样告诉自己,今年她也不会回来。

隔壁传来搬东西的声响,灯光突然全亮了。我抑制自己的好奇与期待压着步伐慢慢靠近,或许这屋子即将易主了。

“发卡,你要是听见了就过来帮帮我,东西太重了。”

她小小的身影映在阳台的玻璃门上。我反复揉了揉眼睛,以确定这真的不是一场梦境。一如既往软糯糯的声音在耳畔响的尤为清晰,我试去下巴上潮湿的触感,抓起桌上的钥匙往她家跑去。

婷婷桑似乎并不惊讶我的反应,依旧微笑着整理自己的东西。我蹲到她旁边看着行李箱里杂乱的衣服,雪白的信笺角就这样露了出来。

她帽子上的雪花还没完全融化。我抱着自己的膝盖,泪眼朦胧的望着她的脸。

我是真的很想她。

10. 

雨中灯市欲眠原已萧萧数年,似有故人轻叩再将棠梨煎雪。

能否消得你一路而来的半生风雪。

墨墨墨:

【预售】【终宣】一片山花落笔床•花阁月情魏白合志

预售地址 http://m.tb.cn/h.WA7kqcu
预售价格 56rmb
折页加购 6rmb
胶带加购 28rmb
预售时间 5.25-6.15
预计发货时间 6月中下旬
*魏白请拍魏白选项
*胶带无工艺,仅上架60卷,无特殊情况不加印

CP向 魏白
装裱 平装胶装
字数 6-7w
插图 1张
短漫 6张
开本 A5
封面 飘银
内页 100g欧维斯
扉页 花宣
插图 157g铜版纸


主催 清墨
排版 花月@愿予你听风红尘 
封设 归若@归若若若若 
题字 啊筝 @啊筝筝筝 
陈三愿@临与Lin 
校对 清墨
槿木 @一个迷惘的少女小阿雅 
阿非 @格非i 
月七
实体校对 清幽 @蔚清幽 
月七
插图绘制 三羊@哦豁豁羊羊羊 
短漫绘制 雷晓晓@雷晓晓啦啦啦啦啦 
特别感谢 樵倾@陆樵倾 


收录文章(全新文)
《山老师与花老师》by柳絮纷飞时@柳絮纷飞时 
《花的恋人》by黎苒@黎苒_Mrs.Why 
《无忧客栈与君还》by艳小伙 @艳小伙 
《只研春墨作春山》byCola@cola超甜 
《岁月缝花》by程鬼鬼@-程WENN- 
《谁画》
《我和妖精有个约定》by七颗晨@七颗晨 
《那天下午我烧掉的信》by A9@阿酒 


*请勿家长/同学/老师代拍
*一切以实物为准
有任何问题请评论or私戳

墨墨墨:

【预售】【终宣】一片山花落笔床•山房春事,白魏合志

预售地址 http://m.tb.cn/h.WA7kqcu 

预售价格 56rmb
折页加购 6rmb
胶带加购 28rmb
预售时间 5.25-6.15
预计发货时间 6月中下旬
*白魏请拍白魏选项
*胶带仅上架60卷,无特殊情况不加印

CP向 白魏
装裱 平装胶装
字数 6-7w
插图 2张
开本 A5
封面 飘银
内页 100g欧维斯
扉页 茶叶宣
插图 157g铜版纸

主催 清墨
排版 花月@愿予你听风红尘 
封设 归若@归若若若若 
题字 啊筝 @啊筝筝筝 
陈三愿
校对 清墨
槿木
阿非 @格非i 
月七
实体校对 清幽  @蔚清幽 

月七

插图绘制 木也 @木也 

特别感谢 樵倾 @陆樵倾 

收录文章(全新文)
《异乡人》by烟潮
《他们》by三日别@三日别 
《逍遥》by且饮美酒@且饮美酒 
《偶尔入冬》by猫居@猫居 
《公主与骑士》by点七@1.7 
《时空错乱》by唐奶糖@唐奶糖 
《春秋》by冷瑀@说书客||冷yu. 
《精灵》by奶柚@奶柚 

*请勿家长/同学/老师代拍
*一切以实物为准
有问题请评论or私戳

光年之外(山花魏白)一发完.

■王子山x骑士花.
■西方au.
■521快乐.

这是BGM



00.

缘分让我们相遇乱世以外。

01.

春末的飘雪似乎来的迟了些。

刚满十六岁的白敬亭站在森林深处,扬起的面容被树叶罅隙筛落的光线映照的格外明净。溪流褪去凝固的透明外衣,仅仅流泻叮当声响远远传入耳畔。

他走在簌簌而落的纯白间,月光惊扰雀鸟漾起聚散多少场。

轻易的被兔子绒绒的脑袋吸引了目光,白敬亭压着步伐缓慢走向灌木深处。看着它抖抖耳朵埋头进食的模样,搓搓手扑了上去。无疑扑了一脸尘埃。

他嘴巴一扁,瘦瘦的身影跟着那只兔子窜来窜去,直至追到悬崖边缘。

“.!”

倏而身体伴着脚踝疼痛无比的触感失去重心,跌落这片不知多深的海里。珍珠颗粒般的碎泡拂过眸间聚焦的柔软海蓝,细小游鱼从指缝溜走徒留一抹奇异触感无端增生。

直至视线逐渐模糊。

直至陷入无底黑暗。

02.

白敬亭是被海潮与砂石拍打的微凉气息唤醒的。水渍张扬的在洁白衣襟上绽开绮丽的花。

忽明忽灭的流萤连点成河,静静流淌在星辰彼端把万物映的格外温柔。红色果子满溢馥郁清香悬挂树梢, 偶然被掠过的松鼠惊的啪嗒而落。

无边的月色冗长而沉寂。

骑士拄剑踏着星碎山河而来,迎着一路的细碎萤火,拖着黄昏与星河,慢慢的走进了。

他为这位小王子编了一席草垫供其入睡,砍木立屋。在他感到饥饿的时候捉溪里的鱼儿,在他感到口渴的时候接甘甜的泉水。

他就像画中走出来的,天国里的天使,不染俗世半点尘埃。白敬亭总喜欢盘坐在草垫上,用手撑着脑袋望着他。

一望便是几年。

其实落魄的小王子,也在守候这一场动人的相遇。

03.

这位年龄相仿的骑士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魏大勋。

星辰洒满夜空的夜,魏大勋翻着书本泛黄的纸卷,梨涡浅浅。那本游记已被翻的显旧色,所绘的山川湖海流淌着奇异景象看的白敬亭有点失神。

这是什么啊,他看着那本书,像是打量珍宝一样的目光毫不掩饰的流露至纸卷。

“这是我父辈留下的东西。”

魏大勋温柔的声音像流水一样淡淡的溢出唇角,温着一壶艳阳的余温。

“小白,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

“不要。”他翻了个身,修长的手指拖着腮帮子,扭捏半晌,还是好奇的把头凑了过去。

魏大勋笑着,温和的笑容比一切美好的事物都要纯净。

他说,从前有个国王。

他有两个美丽的女儿,是两条美人鱼。人鱼的泪是那世间最昂贵的珍珠。

他把两位女儿分别许配给了两个人。一个是英俊潇洒的王子,一个是饱览万物的牧羊人。

许多年后,王子用珍珠盖了一座城堡,牧羊人却依旧和公主过着平淡如水的穷苦生活。

“他为什么不要珍珠?”

我深知一粒珍珠能换很多钱,可我怎么舍得让她掉眼泪阿。牧羊人这样告诉世人。

“小白,我不会让你流半滴泪水。”

奇妙的故事还在继续,白敬亭已躺在草垫上睡熟了。

魏大勋安静的看着他,仿佛可以一直看下去。笑容依旧是那样温柔,那样干净,盛满爱怜与眷恋。

他是他在世间独有的可遇不可求。

04.

“喂!找到了!”

士兵高声吼叫打破了山谷的宁静。

白敬亭被强行带回了皇宫。

离别的时候,他站在魏大勋跟前,眼眶红红的。阳光钻进他的眸里,映出一摊湿漉漉的目光。睫毛上的水珠像是几颗凝固的小小星球。

魏大勋只是沉默的看着对方,轻轻的伸手帮他理着额前凌乱的碎发,像清晨的露水一样温和。

“别难过。”

“我在未来等你。”

05.

后来,王子已步入及冠之年。

白敬亭穿着洁白的衣衫漫步在悬崖边上,岁月把他脸颊的棱角雕刻的精致动人。

晨曦冲破了渺茫的昏暗,将他化作翩翩精灵。他踏着来时的木槿,终于回到了山谷里。

那个人,披着簌簌而落的海棠,拄着长剑,站在爬满藤蔓的木屋前。仿佛一直站在风雨里岿然不动,任朝阳升起,夜幕低垂。

“我再给你讲个故事吧。”

依旧是那样纯净的声音,拖着黄昏与星河,缓缓流泻。

从前有个落魄的小王子因贪玩而坠海,被一位偶然路过的骑士救下,相守相伴了整整两年。

直到小王子被国王派来的士兵接回皇宫,骑士才知道他对自己有多重要。

小王子是骑士的世间珍宝,骑士愿意倾尽所有守护他到永恒。

小白,爱着你的,是我和这一方世界。

“我的王子殿下,我终于等到你了。”




-光年之外  完-

看不见的他(山花魏白)一发完.

■切勿上升.
■灵魂花x盲眼山.
■普天同庆花老师生日快乐.
■bug超多系列.
(粉丝上一百我就写车.)

这是BGM



00.

我看过沙漠下暴雨,看过大海亲吻鲨鱼,看过黄昏追逐黎明。
没看过你。

01.

民谣歌手魏大勋出了车祸,这件事情布满了娱乐新闻的头条。

魏大勋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只感觉身体轻盈的像是没有承载任何重量的羽毛。他撑起身体走下病床,瞳孔一阵收缩。

他瞧见自己裹着绷带的躯壳,此刻正安然无恙的躺在病床上,眼睑轻阖。他企图抓住些什么,修长的手指在阳光下一片透明。

轻易的穿过了门板,魏大勋只身在络绎不绝间独行。三月的风吹落林荫道的嫩粉樱花映入他的眸,色若朝霞。潺潺的钢琴音节拂过耳侧,他偏头,循声而去。

只见一位翩翩少年,身着白色衬衣,与喧嚣恰到好处的疏离,干净的像个忽坠凡尘的神祇。手在黑白琴键上跳跃出漂亮的弧度,奏出自己所听过最美的乐章。

曲终,他笑着扬起掌声,梨窝浅浅。

“谁在那里?”

少年转头,话语掺着无尽复杂情绪,明明近在咫尺,却看不清他的神情。

偏是盲眼。

魏大勋的心脏骤然发颤。

他眸间所掺的瀚星与皎月,清澈的像个不食烟火的孩童,是没有任何杂质的净。

一颦一笑,使他沉溺。

02.

后来才知晓盲眼少年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白敬亭。

偶尔也有白绫遮面的习惯,将泪痣尽数遮去。魏大勋总以各种理由阻止,那人也都应了。

纵然对钢琴造诣极深,他自幼便失去了太阳。万家灯火映入眸间,灿若流彩。他站在桀骜的边缘,与俗世的浮躁分的很开。

清亮而纯粹。

魏大勋给他唱的第一首歌是南山南。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

白敬亭听的很仔细,脑袋微侧,莞尔而笑。

他弹奏,他吟唱。

他几乎了解了他的一切,而他却不知道他的模样。

仿佛,一切只是一场冗长的梦境,梦醒及逝。

暮色渐浓。霞光洒满他额头,纤细绒边勾勒他脸廓,将人映的格外温柔。白敬亭坐在三角钢琴前,潺潺音节溢出指尖,他睫毛轻垂,落下眸间阴影一片。

他说,他想参加钢琴比赛。

魏大勋怔了怔,皱着眉。

明明深知盲眼无法参加任何赛事,却还是默许般的点了点头。

他静静的看着对方,声音带着理所当然的柔和。

“小白,我陪你去,我做你的眼睛。”

03.

离比赛还有大半年,从日常走路开始的训练并非容易。

为了改变已经习惯伸手探路的他,魏大勋花的心思确实不少。时间烹一壶春末余温映入他的眸,簌簌风尘化氤氲为虚幻。

也有过磕磕碰碰。

“小白,下面是楼梯。”

白敬亭走路很小心。几个月才勉强克制住伸手的习惯,将慌张深深藏入眸底。从踮脚试探到轻车熟路,皆是独自一个人。他还尚未被对方扶过一次,连抚摸对方脸颊的机会也都被回绝了。

他偏偏生来盲眼,对好看也没有具体的定义。只是偶尔听着那个声音也会幻想他的容貌,定是个俊美的少年郎。

魏大勋也会描述世间万物给他听。山林,秋叶,白雪,细雨。他也曾咏过倦鸟归林给他听,每每企图伸手抓住对方的时候,掌心触及的却是空气。

仿佛,那人的一颦一笑,哀乐喜怒,只是自己昏迷已久的,梦中的贪恋。

04.

钢琴比赛的帷幕在七个月之后终于被拉开。

已是冬至。白敬亭裹着厚厚的白色羽绒服,将下颚埋进围巾里,企图获取些许暖意。如今的他在长期训练下与常人没了什么不同。

比赛进行的很顺利,白敬亭却很苦恼。遥遥传言入耳,生生刺痛了心脏。

“看见了吗,那个就是白敬亭。”

“钢琴弹挺好的可人好像有点问题,经常自言自语的。”

他也有过反驳,被嗤笑的声音埋没,这才开始怀疑自己,怀疑那个人。

那天白敬亭很早回到家,没跟魏大勋说一句话。漫天霞光将他化作翩翩精灵,尽数掩去眸间泛起的点点斑驳的孤绝。

解释一下吧,他的声音很轻。

白色窗帘掀起一抹缄默的光影映在魏大勋身上,那温和入骨的目光变得湿漉漉的。

“知名歌手魏大勋已入院近八个月仍未苏醒,是否会变成植物人,专家这样告诉我们...”

新闻联播半陌生的女声传入他的耳,白敬亭的身体猛的一颤。

解释与僵持花了很多时候。魏大勋轻轻将手附在他的手上,柔软的睫毛上凝结着绚烂的霓虹,满溢着落日般和煦而悲伤的气息。

“你能感觉到么,我现在正握着你的手。”

“嗯。”

直到对方靠在床板上睡着了,他的身影这才消失在无边的月色中。

05.

魏大勋醒来的时候似是魔怔了,令朋友十分苦恼。

昏睡几乎八个月的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去城市的一角,找一个叫白敬亭的人。

当魏大勋再次来到那间公寓的时候,白敬亭正在练习上下楼。

他小心翼翼的抬腿轻碰地面,像是把所有精力都集中了一样,并没发现那人突如其来的到访。

他就这样神使鬼差的,毫无理由的,身体骤然失去重心。

跟所有偶像剧的情节一样,被魏大勋扶住,拉起。

“疼吗。”

他手指的力度,轻柔的像树叶上的露珠。

他的声音恍若俄罗斯动人的歌曲,听起来就是爱情。

他望着他,仿佛从不曾离开,仿佛可以一直这样看下去。那透明晶莹的笑容,比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都要纯净。

“小白,我再给你唱首歌吧。”

白敬亭像个珍宝。身上收藏了春日的阳光,盛夏的凉风,秋天的诗意,冬末的期望。魏大勋知道自己是喜欢他的,把小时候的盛夏肉眼可见的银河星空都放入他的眼里,世间万物皆不及。

遇见即沉沦,着迷即沉溺。

“今天的风又吹向你 下了雨
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





-看不见的他   完-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生日的第一份糖.
普天同庆.生日快乐.!
开心的像个两百多斤的孩子.GIF

占tag致歉

■《寄妻书》整改结束.
■二改内容不会重发lof.
■微调细节.感谢喜欢.
■链接打不开的评论补发.

链《寄妻书》        密码:kh22